• 当前位置:废材小说阅读网

    怦然深陷小说-《怦然深陷》天山小狐狸

    时间:2023-01-25 11:53:24    作者:天山小狐狸    来源:wandu

    小说简介:怦然深陷小说[连载] 温以芊乔景容无删减阅读,是一部无删减的现情小说,主角分别是温以芊乔景容,由作者“天山小狐狸”倾情推出,超出温以芊能够承受的范围,她愤怒地扑向乔景容。“你个混蛋。”元萱萱眼见手快,在温以芊尚没...

    怦然深陷小说-《怦然深陷》天山小狐狸

    温以芊全身的力气仿佛用尽了一般,双肩坍塌唇色苍白如纸,樱唇张合几回才细声问道。

    “从认识到现在,你连一点点也没有喜欢过我吗?”

    乔景容再次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。

    “没错,一点点也没有,一直以来,我只不过是在利用你玩弄你而已。”

    人都有一定的承受能力,这无疑已经超出温以芊能够承受的范围,她愤怒地扑向乔景容。

    “你个混蛋。”

    元萱萱眼见手快,在温以芊尚没触到乔景容的时候从侧面用尽全力推了她一把.

    温以芊接连受到打击,身心早已弱不禁风,娇瘦的身子毫无阻力被元萱萱推飞出去滚落在地,她左腿的膝盖狠狠撞上以石彻成的花盘尖角,髌骨像被撞碎了一般,痛得闷哼一声,鲜血很快冒出来,流到她纤细白皙的小脚。

    乔景容幽深的眼眸微微眯起,偏过头凌厉地扫了一眼元萱萱。

    “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,不用你插手。”

    明明只是淡淡的一眼,元萱萱却像是看到恶魔的双眼觉得疹得慌,但她还是壮着胆子抬起下巴,讥讽道。

    “心疼了?那就去扶她起来啊。”

    乔景容冷眼看着倒地不起的温以芊,一点动作也没有。

    “别再做这些愚蠢的行为,赶紧滚吧。”

    温以芊匍匐在地,眼泪汹涌而出,她这辈子从来没试过像现在这样无助、悲戚、愤怒和痛苦。

    她无法形容自己的绝望,她现在甚至产生了一种带着妈妈一起去地府找爸爸的想法,这样她就不用一个人,不用背负巨大债务,不再受人欺凌,至少可以和爸爸妈妈团聚了。

    “小东西,你看起来可真狼狈。”

    头顶响起一道磁性悦耳的男声,打断了温以芊悲凉的思绪,她觉得声音有些熟悉,仰起头望向声音的主人,顿时震惊不已的同时,心也跟着颤抖了一下。

    这张比乔景容还要精致俊逸的脸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,因为就在前天晚上,为了筹钱给妈妈做手术,走投无路下,她把自己的初夜卖给了这个男人。

    如果可以,她一辈子都不想见到这个男人,只要不再见他,也许她就能忘了被当成拍买品站在舞台上任人叫价的屈辱。

    赫连北想不到会在这个情况下见到这个让他回味无穷的小东西,这可真是个意外的惊喜。

    从小东西的眼神来看,他确定她也认出了他,她惊讶的样子慌乱的眼神让他糟糕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。

    赫连北帅得人神共愤的俊脸扬起丝魅惑的笑容,吸引了现场所有人的目光,底下的宾客再次交头接耳。

    “这个男人长得可真俊,比南海市的第一美男乔景容还要好看,看他气度不凡,怎么从没在圈子里见过。”

    “赫连北你都不认识?他可是SKY集团的执行总裁。”

    “什么,他就是SKY集团谜一般的总裁赫连北?长成这样我还以为是偶像明星呢。”

    “赫连北不仅是SKY集团的总裁,他可是大有来头,连元市长都端着脸去讨好他。”

    赫连北无礼台下的窍窍私语,专注于趴在地上的温以芊。

    “看我看得这么入迷,小东西,看来你对我挺念念不忘的。”

    他颠倒众生的笑容就像希望的曙光照进温以芊灵魂深处,她冷极的心感受到了一丝温暖,他万丈光芒的背后似乎长出了翅膀,像个天使,她情不自禁的朝他伸出了手。

    “帮帮我。”

    赫连北勾唇,毫不费力的把她从地上拉起横抱在怀里,动作利落干脆。

    “小东西,手抱着我的脖子你会更舒服一些。”

    他的怀抱很温暖,身上带着淡淡的松叶香味,清香好闻,纤细的粉臂环上他的脖子后便贪婪地往他怀里钻。

    这小东西小小软软的,似乎还带着一股奶香?

    温以芊知道抱着她的男人并没有表面上这么好,她见识过他的坏,他就算是天使也是个黑心的天使,她应该离他远远的才对,可她实在太累了。

    这些天她几乎没有合过眼,不停奔波爸爸的葬礼和医院,她也不记得自己多久没吃过东西了,她所有的力气都已经花光,现在她头昏眼花,看东西都已经有些恍惚。

    见温以芊这么听话,赫连北满意极了。

    “真乖。”

    这一幕让元萱萱黑了脸。

    赫连北那是爸爸都不敢惹的大人物,这一回的订婚宴可都是爸爸一请再请他才愿意前来的,这种大人物温以芊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?

    乔景容凝视着赫连北怀里的温以芊,心口怒火横生,嘲讽开口。

    “温大小姐,还以为你的爱有多坚贞不移呢,看来在我们交往的时候,你早已不知红杏出墙了多少回。”

    温以芊苍白干裂的薄唇凄婉一笑,只是眼里满是悲痛。

    “你能出轨别的女人,为什么我不能,乔景容,其实我也不是那么爱你的。”他能出口伤人,她难道不能吗。

    乔景容脸色刹时变得暗沉,他死死压抑着体内愤怒的火焰,努力让自己不要因为仇人温连涛的女儿失控。

    “那最好,以后可记得别再来纠缠我。”

    “你放心吧,眼瞎一次就够了,乔景容,我会查清楚爸爸的真实死因,如果真的跟你有关,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    温以芊被父母宠成小公主,她是真正的大家闺秀,单纯又善良,直白到一眼可透,但也不是没有底线的。

    虽然乔景容是她爱的男人,但倘若这是乔景容将她家人送向地狱的骗局,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她也要讨回公道。

    温以芊说完,不再看乔景容和元萱萱一眼,而是微仰着头对赫连北。

    “能带我离开这里吗。”本来只是为了一个分手答案而来,既然答案得到了,她没有再留下的理由。

    赫连北此时俨然是个绅士:“没问题。”

    他抱着她走下礼台,身姿挺拔,步伐沉稳,背景是布置浪漫的订婚现象,俊男抱美女,画面唯美得跟拍偶像剧似的。

    这一刻,仿佛赫连北和温以芊才是主角。

    元萱萱气得直跺脚,乔景容眼眸幽深,在场宾客交头接耳。

    赫连北突然又回过头来,对着乔景容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    “对了,差点忘了告诉你,我和温小姐前天才认识,据我所知,那时你们已经分手,她可没有你一脚踏两船的本事。”

    没有理由的,他就是见不得怀里的小东西被人欺负成这样。

    丢下这句足以让人群炸开锅的话,赫连北才真正抱着美人离开。

    关键字:

    怦然深陷小说
    废材小说阅读网猜你喜欢